那些DJ候,无论上山砍柴,还是到FR问地头扯猪草


    少午叫代,故乡的夏天,我们是御风巾行的孩子,在田野山间四处
飘荡。温暖潮湿的午后以至黄昏,我们常常看见一些会飞的蚂蚁,成群
结队或者单独从我们身边沿过,偶尔会撞在我们身上,或者做’奴受伤
的战斗机摇摆着跃路到革丛中。我们都管它们叫“飞蚂蚁”,就是飞翔
的蚂蚁。
    那些DJ候,无论上山砍柴,还是到FR问地头扯猪草,我们总是与蚂
蚁为伍.像它们那样自中丽卑贱地斗活着。自目的斗命激情,梦幻般地成
长。靠着那种原始巾朴素的向类相悯的感情和与土俱有的本能,我们伴随
小谷雀在囚间觅食,跟着飞行的甲虫在阳光中滑翔,相伴的还有水地里的
青蛙、路边的苹蛇、地里的妮婶、市案巾下蛋的斑坞和各种各样白在的昆
立。最平常的当然就是蚂蚁,到处都是,成商成群,三三构构;也万独自
奔走的.看那仓阜的样子,肯定是迷了途。没音准会看不起蚂蚁,也没村
诈会特别地尊重‘只蚂蚁c在向个世界卉走,难她有磕磕碰碰的刘候。
我们会大意中将一只蚂蚁踩此c万一次我随于扔卜砍刀,没想到竞然把一
只蚂蚁钉死在路卜。顽皮的孩广会拢两只大个头的黑蚂蚁,用一根线分别
拴在它们腰间,让它们“拔河”。有时蚂蚁也会爬到我们身上,冷不丁地
吱上一rJ.算是对那些忍作剧的报复。但是右准会记得那是淮和淮之间的
过节儿呢?
    对飞蚂蚁,我们不会轻易去招惹它,因为飞蚂蚁“很历害”,它
会飞,不像兵他蚂蚁只能在地卜爬行。对会飞的东西,我们总是保持着
一种敬意,内心中总合说“要是我也会飞就奸了”。回头想想,那时我
们已经白齐地飞了。说飞蚂蚁历害,还国为它会伤人,的旦伤得非常历
害,哪恤你把七拍死,它停留过的地方仍会留下麻烦,不仅水肿,还会
形成疤疹.义疼义痒,好多天以后4能消除*
    出为飞,无论在我们生活的原呀卜,还是蚂蚁的家族巾,飞蚂蚁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