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后我们就隔十岔五地经常去他那里,说是帮他


剧十年时间,把它建成一应牛态园林v
    那天,我们爬上了背后的那座高山。阳寿三月,山花扩漫c远山近
处.到处都是盛开的鲜花,这亟一片,那电一片.惨天上的云次移动*
大多数邻是朴鹃,有很多从种、颜色、形状和长势都不一样;颜色内的
较多,红色又有深红浅红水红之分,受力例外,都万蜜蜂、蚂蚁和其他
一些小虫迷醉其间。看得出来.它们已无力抵抗这庞大丽细微的芬芬c
几午前,这里曾遭受过“场野火,青枝绿叶下而隐减着烧焦的树抓,石
缝中还存有黑色的灰烬c山顶串旷,没六人树,浴火重牛的从林覆盖了
满地乱石c极日四蚜,烟淡万微,天克似海,群山连绵,构落和城镇隐
约nJ‘见,白坡水库和朋友的园林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岔景,
    此后我们就隔十岔五地经常去他那里,说是帮他参谋参议,其实也
就是走走逛逛,爬’趟山,游几问泳,田吸r17吸新鲜空气。还搞过‘次
野炊.怕仓损环境,影响心情.投放冉搞c”1我们带着孩子在他的地投
卜尽情撤呀轻松享受时,他都难得有时间像过去那样跟我们华在一起,
谈谈文学,捌L刘酸话,或者判构把牌。他变得很‘h、。,要为许多事情不
作地操劳c但这并不怠味着他没有享受;恰恰相反,他的心巾已经有厂
种更大的享受c他是将这、A山水当成自己的作品用心经营的。与此
相比.他以前写的那些东西根木算不了什么,无非是一些风中言辞。现
在,他要将传说变成现实,要将无形的文化元素汀造成充满无限可能的
生命家园c这是一项具真理想主义色彩的伟大工程。虽然要面对许多困
难,但是他乐此不疲;每一片树叶都是风景,每一根木头都富有生命,
每处细节都值得慢慢推敲。当我们以及其他‘些人慕名巾来,畅游于
他的这片山水中时,他却橡一只rd执的中佾纪qP虫,浮沃在男一处我们
无法进入的山水之小,在选种小笨拙地呼吸。
    时至今日,他已在公路边天赵了曲徘如同古代释站那样的房子,
用原木建造广一座简单朴素的大门,粗勒巾1B11精致,已经能够讣人产
生一种“古道P4风瘦马”,  “断肠人在天涯”的悯帐意绪n他还搜罗了
许多石磨、碾冉等过去时代的遗物,化造出“小桥流水人家”的怀旧氛
围c白坡那边有个“青沙坡”。总干午后,  “白坡”或许已不存在,只
农“青沙坡”;在菜种意义上,他已经成功地对一个地方页新命名;这
正是创造的开始c虽然没有钱、期待的b4林还没有11现,但他有足够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