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阳是个个太爱说话的孩十,儿其有阳生人在场


为丁我,为丁妈64,为丁爸爸,为丁这个家,她承担丁所有一切,她付出的太多丁。”高洁
说这些话时胎上流荫出一种无uJ奈何的补除同时件有丝丝酸楚。
    “哦2原来足这样啊2真不幸!现在怎么样呢?”他表示无限关心和同情。
    “且休情况我现在也个是很消楚,只有他们口来后f能匀瞪详情。那辈可能都电顾个临
丁,根本没有时间铁我打41话。够难为她丁。”
    邵健柿心情沉重地凝视朴户翠绿的颜色,茶的情凉仆没有赶走一丝燥热,反而更让他
心急火燎起来,不由得为高犯捍一把汗。听了高沽的叙述,对高肺更多几分敬重、担心利牵
挂。怕高雅承受个丁打市,怕她川单酣的身体屹个消,怕她心情苦闷时没有人咨她分担,怕
她烦恼时没有人安慰,恨电己兴能这样力个从心地想着却帮个到她。
    接r来足短歼的宁静,没有声音,空气此刻也停止了流动。每个人胎上都是凝重的表
情,沉默让叔静更加沉重,只有技钟秒针行走的相中卢。这份静持续到有人进来才被判破。
    进火的是学生模样,看上去十四五岁,好一个施船义少年,高而瘦的身材,已曾而滑
她的皮从,浓眉大眼,樱桃小嘴,洒后。非常业位,而是文质彬彬,还借有几分羞涩。
“东且有钎人呐!”他脑腆一笑说。
“那健柿,你:姐的同学。”高沽介绍说:
“你好。”两个人异口同声。
“出去啦?”闪涛问高闭。
“和同学一起弹吉他占了。”高阳笑笑答。
“你的吉他呢?“看他空手而归高治问。
    “放我同学家/,他想学可他没有,我没有带回来。”高阳说。
    “听你大姐说音乐和绘山是你的强项?将来准备考艺术专业吗?”间涛间。
    “爱好而己,没有太多判算,你们医慢聊吧:我躺会儿占。”高阳说着就N口巳的hL室
占了。
    高阳是个个太爱说话的孩十,儿其有阳生人在场,他能够回避就尽量4;出现,实在没
有办法时J Ut曲句。平时和家晕人也没太多话,/u\有和他要好的同龄人J有说有笑。也就那
么两;个朋友好常来扑。
    “蛆蛆,高雅什么时候N来呀?”邵健柿问。
    “小好L6,她们走的BJ候也没有说回来的时司,
妈妈况丁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