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应该不会认铅人的,我们个高那个持的晚会上


你有想我吗?高雅,此刻的你在做什么心?希望你也像我想你一样的想着我。我小些坐以待
毙,一定要找到你,哪伯大洼海角。
    不知不觉中,街灯点亮了,己足Jj东灯火的时候。喧转的城市依IU热闹非凡,沿衔小
商贩的叫交声个绝于耳。一路上街边球迷们的喝彩此赵彼伏。热闹是他们的,训仍构什么也
没有。焦急的情绪史增添/L分夏天的燥热,寂寞欢刚。他像个游魂在热烘烘的空气掣飘来荡
上,馒无目的。不知道口巳走了多久,旦至不知道该扑哪卫上。忽然,被一个声音惊配,停
r了脚步。
    “收2加仍柏1”
    他一偿,一下于没有反府过来。
    “我应该不会认铅人的,我们个高那个持的晚会上见过面旷
印象是很深的,洒洒倘悦,玉树临风q哈哈2”
    训健构经他这么一提醒,立刻想起丁这个似曾相识的而容
占他耿手,魏东1韵i这是.—”
    “N东,我东就个这一块儿。”他说着蝴手指了指不远处。
    “足吗?听高邪说道你和她个同一栋楼上仕,近亲不如近旬
涨起来。
    “是呀[走吧!到我家坐坐去?”他发出邀请。
    “好啊门R高兴认识你2真足太灯了,能仔这且碰到你,—
机会难得。”他眼显闪功着希望的光产。
    “走[我家在三单元二楼,高雅家住一单元三层。”魏尔介细说。
    “一单元三层。”dK健帕币复丁一遍,心想:他们果然是邻居,看样十个是恋人,
了,少一个竞争对手。
    “怎么?你不知道她东吗?”
    “是。狡..我是.—第一次来这里。多亏迢..理上丁你。uNl我..”
    “哦[仍胁原有心事?迢上麻烦丁吗?看上去心神个宁的。你怎么啦?”魏水觉月
情绪奇怪的变化。
    “魏东,这样吧!我灾然想起还有事情要办,就不占你东了
起[失陪丁。”
    “没有关系,仍t6忙吧2欢迎下次对来呀[”他道别回家。
    邵健柿直奔一单冗而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