个城市的秘密约会。这段时间的游走占据了他课


    另朋友,刘圆圆夸张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.你没发烧吧?
    我说呢[
    两个人防陆地笑起来。她们说笑的时候并不看王祈隆,她们尽量把声音压
得很低。王祈隆觉得身上的汗晾干f,凉怠却是白上而下走的c
    无处发泄力量的王祈隆开始在武汉的大街小巷里漫游:开始只是在学校
的附近,后来行走的时间和距离越拉越长、开始只是课余随便池走,后来就是
里期天和节假日食目的地游览了;他买了张武汉巾的地图.图上所能标示的建
筑和景区被他的双脚逐个地印证,那些建筑背唇的文化和历史在他的丈量里一
  盘活。他年轻的好奇被城市这双看不见的于拨弄得激情万丈,好便是他和这
个城市的秘密约会。这段时间的游走占据了他课余之外的全部精神和体力,他
突然决定,就这么走,要走遍武汉。他变成了一个不与人打交道的怪物,穷苦尤
人,独自游移仔让自己兴奋的秘密里—他的身体却越加湿壮起来,面色红润,神
采飞扬,就连那股子乡卜孩子的委琐竟然都被他走失掉了许多。计算起来他行
走的距离也许已经钉数千里之迢了。如果不是那件突几的设遇,他的行定该会
出现  个什么样的壮观的结局呢’
    土祈隆在一个星期大的午后走近了长江岸边的汉川饭赌。著名的汉川饭
店那时大约是三里或者是凹星,不断进进出出的人们,好像是回自己家的后院
似的.个个神闲气定,夯若无人、犹疑之间,干祈隆已经靠近了饭店的大门,他
被门Dgp立得笔直的穿红色礼服的门童审视的白光弄得心虚起来,脚步也变得
无端地飘忽f,他想也许这里不是适合他观瞻的地方。他在心里俏俏叹广一u
气.他是准备好要从那让人肃然起敬的、奢华的宾馆门前跨过去的。门童却在
他走近门口的刹那间突如其来地捉弄丁他一下;立到若干年后.土忻降冈忆起
那次事件.他仍然固执地认为自己是受了那该死的门童的捉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