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漫无日的地瞎转。王祈隆常常能碰到一些谈恋


的国门刚刚打开,西风正小小地吹过来。得风气之先的大学里的他们.被一种
执烟的情绪牵功着。他们在心里尽断组合着自己的想象,却又总足被现实弄得
垂头丧气。看着牵着手的人家,放牧着内心的躁动小安。
    而上祈降始终是孤独的。王祈隆没有事的时候常常一个人在校园的僻静
处漫无日的地瞎转。王祈隆常常能碰到一些谈恋爱的校友c他们并坐在莱——.
个地方,有时候执着手,碰得巧了还会有一对亲嘴的:那个时候王祈隆的心就
会剧烈地跳起来,好您身处其小的是他自己而不是别人。受了刺激的于祈隆下
了决心不再占那些危险的地方,可他的脚步总是身不内己地步人一些更隐秘之
处、看了不该看的东西,到了晚L就会做一些奇怪的梦,他把自己搞得昏头涨
脑。
    王祈隆亲眼看到过(j雪公主李彤和白马干子宋大伟在校园的后山抱在一
起。两个人都沉浸在他们那忘情的世界坐,他们甚予没有看到企过他们身边的
极度慌rlt而又惶惑的土祈隆。王祈隆非常近距离地看到广陷入欲望里的宋大
伟的脸v—t扎都是清晰可辨的;那脸在那一刻竟是那样的丑陋,丑陋得让上祈
险都想呕吐了。回到宿舍,土祈降把白己关在厚重的粗纱都蚊帐里,他第一次
像观察一个植物的胚芽那样对着镜了审视自己。那是一张何等英俊的脸啊:
他看着自己一点也不比末大伟羊,但哪一点也赶不上宋人伟;那时候他还不知
道自d身上缺少了种精气神,是那种城惧孩子的洒脱和刚LeP当劲儿c他把
白己的脸弄扔hb了,看着自己的眼瞧恶狠狠地骂丁一句粗话。他说,奶的[
    打一段时间王祈隆变得讲究起来.把上衣洗得再白.把头发弄得柔柔顺顺
的c还参照首同学的式样在街L买了一件港衫和一条牛十了裤。武汉热的时间
长,他就股了布鞋,买了一双廉价酌猪皮鞋。这双杠出为被他用鞋油殷勤伺候
着,例也很有些牛皮的意思丁c王祈隆着实把白d弄得很像样子了:
    刘圆圆读的是中文系.刘阂周在学校的女生中间只能算个中等。但她是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