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一局的最后几天,我为广播电台主持一个汽车


分原因是受了我的影响。那时我不愿离开,因此帕特就独自一人前往盐湖
城发展自己的事业去了。他离开后,我就与一个新伙伴合作广播节目。事
实上,我的合作伙伴接二连三地更换,而我也更加孤独了。
    几年来,我总是优柔寡断、自我怜悯。阴露越积超重.以至于失去了
我的妻子、我的家庭,失去了我在电台的工作,甚至在整个广播行业应有
的声望,我身边再也没有朋友可以依靠……黑暗中哪怕一丝光亮.对我来
说都是一片绿洲。
    两年后的某一天,我正在停车场与一个广播电台的同事聊天。突
然,一位肤色白哲、俏丽无比的金发女郎走向前问道:  “请问你是格
伦·贝克吗?”
    “是的。”我应声道。
    她笑着道:  “你的广播真有趣.谢谢你这么多年来带给我的快乐。
    仅仅片刻的目光接触,却使我感到些许释然。  “谢谢。”我说道,
的声音竟然有些喂咽。
  我竟是如此需要温暖。
  那天夜里,我彻夜难眠。我告诉上帝自己再也不能麻木不仁昏昏度日
了,我祈求上帝制止我的酗酒行为,这是一个转折的标志。我需要知道上
帝与我同在.于是设定了一个限期:六天,因为上帝创造整个世界就是用
了六天。我发誓自己可以坚持住。
    那一局的最后几天,我为广播电台主持一个汽车促销活动。通过电台
选拔大约一百人拥有胜出资格。在活动中,我别出心裁地设立了一个“失
败票”。当你的票被挑中,你就上台来,我会给你颁发一个安慰奖。最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