几个月后,帕特决定再次转移工作地点。不过,


一块而已。
    当我和帕特转到位于康涅狄格州的另一个电台工作时,我感到快要崩
溃了。因为在那里我有很多敌人,而朋友却很少。
    那份工作对我的职业生涯来说是一个严重打击。以前全国的各大电台
对我们推崇备至,而如今我们却伤痕累累,市场排名从第1?位直线滑落到
第103佐。毫无疑问,如果你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成功的广播工作者,那么
采这里工作绝对是不明智的。
    尽管如此,到最后我还是相信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。因为正是在康涅
狄格发生的事情,奠定了我的人生转变。当然,当时我还没有认识到这
一点。
    我购置了一套旧房子,我想这可以成为我与妻子的“爱巢”。但事
与愿违,这套房子却成了我们婚姻破裂的见证。当我们重新装修房子的时
候,我们的婚姻却走到了尽头。
    同时,我深信自己可以搞定广播电台所有不尽如人意的事情。所以我
就在和帕特共同主持的晨格节目之外,努力争取了一个经理职位。所有这
一切现在看来都超出了我的应对能力。问题太多了——不仅仅是工作中的
问题,还有我自身的问题。在处理好自身问题之前,我根本没有办法处理
广播电台的问题。
    我真的很疲惫,非常疲惫——而我又总是失眠。我的梦想破灭,心情
沉重。
    几个月后,帕特决定再次转移工作地点。不过,这次他是要单独转
移。他觉得康涅狄格州这个电台的工作环境很不舒服——毫无疑问,一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