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实,曾经有很多“偶然事件”提示我.应该和


一线光明,但有时候却又是阴云笼罩。有很多早晨,当我醒来时发现,自
己与从那块绿地毯上爬起来之前的我并没有什么两样。还有很多夜脆——
特别是在日落以后——我又陷入沉思,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悔‘限万分。
    帕特·格雷是我最好的朋友,他总是告诉我,他找到了信仰的答案,
那就是摩门教。他告诉我,其实我比自己想象的要好很多.如果我愿意听
他解释他的信仰的话,或许也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。但是我没有听他解
释.至少没有足够认真地听他解释。我甚至直接告诉他,摩门教对我来
说很陌生。
    我这样也算是朋友?
    其实,曾经有很多“偶然事件”提示我.应该和帕特·格雷就他的
信仰促膝长谈。高中毕业后,我从事的第一个广播工作就在华盛顿的西雅
图,那个广播电台就隶属于摩门集团。我第二个工作是在摩门集团旗下的
另一个电台,地点是犹他州的普罗沃。摩门集团旗下的分部还真多。接下
来一个工作是在华盛顿特区的一个电台,那里的新闻部负责人就是摩门教
徒。此后,另一个城市,另一个电台.另一个摩门集团分部,我想自己简
直是为摩门集团在全美国的各个分部轮流工作的。
    多年以后,我在巴尔的摩遇到了一个新的广播节目合作伙伴:帕
特·格雷。帕特和我第一次相见是在巴尔的摩—华盛顿国际机场。他告诉
我说,我们两个私下里会相互憎恨对方,但是我们合作的广播节目绝对会
叫座。事实证明我们对立的一面确实存在.但就工作而言,我们只用了很
短的时间就起了化学反应。而且,帕特也是摩门教的一员。
    瞧,面包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.我只是没有做好准备捡起手边的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