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白名家的气息唤贬了记忆,也激发起我内心中


 七夕刚过,已是阳历八月的下句c侄女从老家间来,带着  些嫩上
米棒子,说足以亲带给我们尝鲜的。撕开包裹的青农,刚露出里面整介
勾称的籽实,  股熟悉而久违了的清新气息扑而而来,AII问某种迷药,
在一个瞬间让我灵魂山窍,恍若置身老家雨季的玉米林,在那种混合了
植物体波的清凉气息巾呼吸,飞翔。
    许多午了,远禽农事,长期蜗居于达座小城,庸庸碌碌地忙着,
对季打的变化反应迟钝。仿佛还是昨天,休息时到屋顶lm台上去沼动筋
针,才看见那些农人正在田野里栽历捅种,似于等你间到办公室埋头忙
乎一阵子再出来准备仲个懒腰时,却发现原野已变得水润鲜活,丰此繁
盛c南边是一片出畴,郁邻葱葱,在雨水巾从城郊一直没向远处的山
林;东面和d4边的rrr帘仿佛画家笔厂的水墨,湿溉涟的,青苍厚市;北
边辽远一些.那是名家的方向.因为雨水而显得迷茫。原野静若处于,
满世界都是嚷嚷嚷的雨水,泥谈论的而的气息。今午的天气有些怪异:
介六月间干旱,端午节过了都还没卉雨水,答到终于农了雨水,却又是
连天连仅下个没完没广;那些卜点年纪多些经验的人就总怀着一份搞
忧,在内心里掐着节今,按照老辈子的方法估摸府真的年成。四季轮回
仑序,光景反复无常。你的牛话也浑浑盟韶.日渐丰茂的原野仿佛远在
你的生命之外,与你毫不相干。
    来白名家的气息唤贬了记忆,也激发起我内心中行走的欲望,是
啊,我巳很久没有问过老家,没有在故乡的山蚜巾白内地行定。然而,
我加道那片留经卉过的玉米林,已注定不nJ能回去c如同记忆的故乡,
早已变成时光的影像,残rn丽根糊。所以”1我们试图寻找的时候,却发
现白己不知道该走往何处。
    人到中年.仿佛面临着生命的某种边界,凶为缺乏经验丽不知道
该做何选择c边界这边,世事沧桑,内心LJ渐清凉,淡泊宁静或计是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