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表情,却同意表演一下给n本人看看。翻译霄向


K:有一大,日本的小野队良要翻译音带曲个日本兵去请抑弹;
神弹不Kj就里,就服了上:赃知那个小野见了他,又是让烟,又
是敬条,十分客气,吃饭时还用洒肉招待,乡长亲自作阶。饭后,
小野饥里咕嗜地向翻译音说了一通日本活,那翻译育便回过身
告诉神弹:“小野队长说,他想见识见识你的神弹功夫。要是表
演好了,就让你14别动1队的队长:”神弹听了,不喜,不怒,脸上毫
无表情,却同意表演一下给n本人看看。翻译霄向小野报告后,
小野很高兴,便让一个留分头的中国人齐香炉中插上二根点燃
的香,放全离神弹一真步外,并让翻译育告诉神弹,打颗石子,只
要击中子炔香中的一炔,这别动队队长一职就非他莫属,同时常
人洋十块。神弹也不吱卢,慢腾腾地抽出弹弓,拈起石子,“嗜、
昭、昭”=卢,二灶香失后被击灭,量子灶香不瑶、不动、不断,止
立如故,看得小野及在场的人目暗口呆。当下,双方说定,=天
后的8月16R,在乡公所门口举行别动队成文人会,神弹荣誉
队长宝座。
    8月16日这天一人早,乡公所门口便摆灯了会场。尽管那
而高的廊台上架着两挺机枪,但吸呐卢卢,鞭炮齐uil,仍吸引了
许多看热闹的人‘,大约9点时分,小卧、乡长、神掸等走上主席
台,站在主席台侧的翻译官看见小野点头示意,便宣布:“大会
开始,别动队员排队入场‘,”也许是小野为丁树立神蝉的威望,义
让人端山香炉,要神蝉当众人演功大。神蝉也不客气,抽山丁蝉
弓就打,只听“n9、嗜”两声,两住香相继熄灭,正当人们瞪凶眼睛
看那第二住香时,神蝉却略咽旧,“晤”的声,向小野卡去,dP
小野悍叫‘声,仲于捂体仓眼,血泊泅地向外百流:
    机义枪响丁,人死丁‘月,但事后没见到神蝉的尸体、